主页 > 财经资讯 >
原创 侯景之乱:梁武帝的勘验之殇,86岁饥亡_人文频道
发布日期:2020-06-30 05:56   来源:未知   阅读:

东魏司徒、河南大将军、大行台侯景其人右足偏短,不擅骑射,但有谋略。当时的名将如高敖曹、彭乐等都勇冠一时,而侯景却看不起他们,往往轻蔑地说:“这些家伙就像猪一样东奔西跑,能做出什么事来!”又曾对丞相高欢说:“给我三万兵就可以横行天下,渡过长江捉住萧衍这老家伙,让他来做太平寺主。”高欢则给他十万令其统领河南,权力之大已是自己的一半。

侯景向来看不起高澄,曾经对司马子如说:“高王在,我不敢有异心;高王过世,这鲜卑小子怎能与我共事”,子如立刻堵上他的嘴。

待高欢病重,高澄伪造了高欢的书信召回侯景。侯景和高欢曾约定:“我在外带兵期间定会有人假传信息,请在所赐书信中加小点”,高澄的伪书没有点,侯景就知道有诈;又听说高欢病重,于是用其行台郎颖川王伟之计拥兵自重。

高欢死后,侯景因为和继位的高澄本就不和投靠西魏去了,但是人家没要他,侯景竟转而向梁武帝请降,要说这脸皮也当真是“神来之笔”,好像卖不出去自己找买家一样。他的筹码是十余州的土地以及将来可能统一天下的前景,梁朝内部一直有各种反对意见,而且以侯景的为人市价几乎得拿担保平仓,但是梁武帝还是接受了,并给予了厚待。结果,梁朝并没有从侯景那里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好处,反而是侯景一贯向朝廷索要物资。

侯景在梁朝得到了休养生息并且壮大了实力,却因为梁和东魏关系的缓和感觉到了威胁,最终决定起兵造反。

而当时的梁朝自建立以来近五十年未有过战事,经历了最初的惊慌失措,朝延仓猝应战,经过激战,侯景攻破了台城,控制了梁武帝父子和百官。

梁武帝虽然被后景控制住了,并没有被吓尿,骨气还是有的,也正因为如此侯景倒有所忌惮,他想给自己的亲信封官,但梁武帝就是不答应,说来也奇怪,不知心中有何顾忌并没有怎么逼迫梁武帝。

太子入见武帝,哭着劝谏武帝别那么强硬。武帝怒道:“谁让你来的?若社稷有灵,还应当复国;如其不然,流泪又有什么用?”

侯景派军士入直省中,有人驱驴马、带弓刀出入宫廷。武帝觉得奇怪,问是什么人,直阁将军周石珍答说:“是侯丞相的甲士。”武帝大怒,叱责道:“侯景就是侯景,哪来的丞相?”

如此以来梁武帝的左右都很害怕,也因此梁武帝的各种需求后来很难满足,连饮食也多被裁减,终于忧愤成疾。

五月丙辰,梁武帝睡在净居殿,口苦,要蜜而不得,连说:“荷!荷!”就此去世,终年八十六。侯景秘不发丧,将灵柩停于昭阳殿,殿外文武官员都没有知道武帝死讯的。

这是南朝时期江淮地区遭到的最大的一次破坏。人口的急剧减少,《通鉴》的说法是“饿死者什五六”,“存者百无一二”,同时,南朝以来一直都处于和平状态的建康城及其附近地区也被严重破坏了。

梁武帝曾经与达摩祖师论及自己礼佛的果报,达摩祖师说他无论建多少寺庙,抄多少经文,供养多少僧尼,这套不过是“如影随形”罢了,拆了、烧了、遣散了就都跟着没了。最终还真被达摩祖师说中,梁武帝除了留下一个教训于圣贤一路并无任何建树,甚至由于自己的原因不但五十年和平局面荡然无存而且生灵涂炭、饿殍遍野,建康城被严重毁坏。

从易经来看,“太极”为“本体”也就是老子所谓“抱一”,“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到这里是上乘,能从卦象直接“感而遂通天地”,不外乎阴阳的四种组合,所以大智慧是破相,能把复杂变简单。

从“四象生八卦”就开始乱七八糟了,爻辞、彖辞一大堆,从这里入已落下乘,钻得越深就越“low”,拆解字面更是着相,而梁武帝的切入点正是此处。

爻辞、彖辞皆是“不得已而为之”,以觉性不在无法直取其意故。所以,圣人要趟出这许多路子来,为的是尽可能适合更多人不同的根器,所谓“易更三圣”。

但问题却越来越严重,“只见指月手”者越来越多,着相已经够严重了,还要再掰扯谁的相着的“漂亮”。于是“研究”得越深相互攻讦的一身戾气也就越浓,戾气越浓相互倾轧之心就越重,于是又反作用于戾气,如此便会无休止地恶性循环下去。

列子云:“大道以多歧亡羊,学者以多方丧生”,“直达本体”便是。所谓“不二法门无别路”,六十四卦本身就是障眼法。

就看自己盯着哪。